博文

【190808】Mercy Hunter-03//聯機練習室

坑了好久才想起來更新……
親友和我反饋說「我以為我在看小說,沒想到看了個守望先鋒天使教學」,我自己想了一下,以後關於這種遊戲理解的描寫還是盡量少一些好了,畢竟我自己的遊戲水平也不怎麼樣啦🤣
 「聯機練習室」其實就是VR網吧,但是叫「聯機練習室」聽起來好像更厲害一點啦😜
🌸🌸🌸
在一星期的人機訓練之後,緋櫻終於能熟練地飛行,切換黃藍線,以及一邊奶住菲諾的法拉一邊掏槍擊殺敵人了。菲諾也對她的表現大加讚賞,提出可以開始嘗試真人對戰練習了。
「欸,這麼快就要正式比賽了嗎?」
看緋櫻一臉緊張,菲諾連忙解釋道:
「沒有啦,只是vr的聯機對戰罷了。」
「不會掉競技等級嗎?」
「當然不會!」
緋櫻放下心來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:
「呼,那我就放心了。」
菲諾突然想到什麽,撓了撓頭道:
「對啦,你要不要去聯機練習室看一看?」
「聯機練習室?那是什麼地方?」
菲諾解釋道:
「聯機室就是有很多vr設備的地方,也有很多玩家會一起聯機ow進行vr練習。當然啦,在我家裏也一樣可以聯機,但是如果我們要參加4v4的比賽,提前找到剩下的兩個人會比較好,線下碰面會比較可靠一些?」
緋櫻點點頭,看起來還是有些半懂不懂:
「好吧,那就聽你的。但是那個什麼練習室……」
「聯機練習室啦!」
「噢噢,聯機練習室,去的時候要穿作戰服嗎?」
「不用啦,聯機練習室就在我家附近,不用進入暴雪城。」
「嗚……那那我們什麼時候碰面?」
「明天晚飯後吧,6點,在我家小區門口?」
「好~」
第二天晚上6點,菲諾和緋櫻在小區門口碰面,菲諾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閑服,緋櫻則是一襲飄飄白裙,及腰的長髮梳成兩個低馬尾垂在肩頭,胸前別著一個q版的天使徽章,顯得十分乖巧可愛。看到緋櫻的一瞬間,菲諾就確定今晚又免不了要和某些猥瑣男玩家發生點「不愉快」了。
「欸,菲諾你幹嘛這樣看著我,我穿得很奇怪嗎?」
菲諾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有些古怪,連忙搖頭道:

【190712】Mercy Hunter-02//基礎訓練

設定更正:
我設想的未來ow競技,是類似飢餓遊戲那種的……有人跟我說那不是vr,是ar,不好意思啦😂就改成玩家平時在家用vr練習吧。
🌸🌸🌸
「正在前往,漓江塔。」
「玩家信息確認,姓名:菲諾,登錄英雄:法老之鷹。」
vr接收器裡傳出AI雅典娜的聲音,菲諾熟練地戴上眼鏡,一旁的緋櫻卻有些遲疑:
「我們不用穿作戰服嗎?」
「不用啊,只有在比賽和進入爭奪區暴雪城的時候需要穿作戰服,平時在家練習的時候只要用vr就可以了,輕便又舒服。」
菲諾說著順勢躺在電競椅上。緋櫻繼續提問道:
「爭奪區暴雪城?那是什麼?」
「就是你前幾天去的黑市所在的那片地區。暴雪城的範圍內是全部覆蓋了神經網絡ar的,只要進入了暴雪城的範圍,你的作戰服和武器就會開始生效,整個城市就像一個巨大的賽場,如果是沒有防護的普通人,難免會收到誤傷。」
緋櫻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:
「我還以為這個遊戲的玩家,都是一天24小時都穿著作戰服的呢。」
「怎麼可能!那作戰服都要臭啦!」
菲諾誇張地笑出聲,催促緋櫻道:
「好啦,快點把頭盔和眼鏡帶好,遊戲要開始了。」
等緋櫻帶好頭盔,菲諾娓娓道來地介紹起了owar的賽制:
「owar最流行的賽制是4v4團隊死斗,一般是在兩個隊伍之間進行比賽,大型的俱樂部也會舉辦更多隊伍參與的大亂鬥。玩家死亡之後會在地圖的隨機地點復活,累計陣亡30人的退伍就會被淘汰。」
「唔……」
「但是天使的復活可以抵消掉一個人的陣亡,所以基本是每個隊伍必備的英雄。」
「啊,原來我這麼重要嗎?」
緋櫻紅了臉。菲諾搖頭道:
「說重要是很重要,但說不重要也很不重要,殺人的效率比起復活要快的多,往往你復活一個人的時間,剩下的兩個隊友又會雙雙陣亡了。」
「啊,這樣……」
「或者更糟,你在復活隊友的時候被擊殺,剩下兩個隊友沒有輔助支援,基本就是要被團滅一波了。」
「所以,並不是每個陣亡的隊友都可以去復活的?」
沒想到緋櫻領悟得這麼快,菲諾高興地點頭道:

【190711】Mercy Hunter-01//酒館的相遇

「啊,又有新來的小母狗了欸~」
男孩們起哄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菲諾皺眉放下手中的啤酒,向門口看去。
那是一個擁有東方長相的少女,一頭黑色的長髮剪成乖巧的公主切,身上穿著的天使作戰服一眼就能看出是剛從黑市買來的,既破舊又不合身,胸前的全息顯示屏上掛著同樣不相符的競技等級——3872,比菲諾自己還要高100分。但少女的臉上寫滿了四個大字「我是新人」,這也難怪幾個不懷好意的男玩家在第一時間就圍了上去。
「小妹妹,是新玩這個遊戲嗎~哥哥已經玩了一年多了,可以帶你飛噢~」
「小姐姐別理他,我都玩了兩年多了,我來帶你!」
「玩了兩年多還是白金分段,就你還想帶妹?你配嗎?」
菲諾冷眼看著一名鑽石玩家與一名白金玩家,為了新來的天使開始了爭執。那位新來的少女一臉抱歉地試圖繞開兩個怪人,怯生生道:
「那個……我是來,清空競技等級的……」
菲諾聽到這話,對少女起了莫大的興趣。3872的競技等級對於普通玩家而言是很值得羨慕的了,有不少新人甚至出高價只為求得這個等級的二手作戰服,而眼前的少女卻要把它清空?
酒吧老闆從吧檯後緩緩起身:
「小姑娘,你可要想好了,這麼好看的分數,你確定要把它清空嗎?」
黑髮少女認真地點頭:
「我想憑藉自己的實力一點一點打上去。」
酒吧老闆搖頭道:
「難啊……你要選個別的英雄也就罷了,這天使比賽的輸贏,可跟你自己的實力沒多大關係。」
「可是前輩們都說,只要自己有實力,單排也能……」
「那你那個前輩現在多少分?」
「她……不玩了。」
酒館裡響起一片哄堂大笑。雖然不知道大家為什麼笑,但是少女的臉還是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。
酒吧老闆見狀,也不再讓她難堪,擺擺手道:
「罷了罷了,既然你執意要清掉,那也就隨你便吧。清除數據的費用是3000競技點。」
「啊……」
少女的臉更紅了,顯然她的賬戶裡並沒有3000競技點。
酒館裡的笑聲更響了。老闆無奈地攤開手道:
「你看,這我就沒辦法了。競技點贏一局比賽是15點,每賽季末根據你的段位還有額外的獎勵,你這個分段打起來應該挺快,去贏幾把再來吧!」
少女的臉紅的像三文魚籽,連忙向酒吧老闆告別,扭頭快步跑出酒吧。菲諾想了想,放下還沒喝完的啤酒,追了出去。
「吶,你!」

【190711】Mercy Hunter-00//設定

架空科幻設定。
故事發生在某個近未來時期,ow成為一種流行的vr競技運動,玩家們通過購買不同的「作戰服」與武器扮演不同的角色,加入戰鬥&參與競技。
武器需要穿上相應的「作戰服」才能激活,例如不可以出現扛著火箭筒的麥克雷。武器會同時對普通人造成物理傷害,因此在三次世界受到管制,「作戰服」與武器都需要實名制才能購買。
但ow的vr競技是一項十分損耗玩家精神力的運動,因此會出現許多「退役玩家」,玩家退役後作戰服就會流入黑市低價出售。
黑市上「作戰服」最多的英雄,是「天使」。幾乎每天都有「天使」玩家退役離開,選擇「天使」的新玩家也是最多的。又因為選擇「天使」的玩家幾乎都是女性,其他玩家蔑稱她們為「小母狗」。
玩家的「競技等級」會記錄在「作戰服」中,在黑市酒吧可以清空「競技等級」,但每賽季只能操作一次。「退役玩家」在交易作戰服前往往會清空「競技等級」,賣家需要花額外的錢才能要求對方保留。
暫時大概就這麼多設定……如果有什麼後來想到的,就一邊寫正文一邊補充吧。